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师友评议 > 正文

唐书安:無用于心,遯书于廬 张洁明的书写状态
2014-12-04 00:02: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洁明书宗帖学,尤以二王为本,兼及唐之褚河南;宋之米南宫、黄山谷;元之赵松雪;明之董文敏等,得大王之韵度,收老米之体势,融松雪之圆润,雅而不弱,放而有礼,斯文在骨。)    科技越昌明,手工愈
  (洁明书宗帖学,尤以二王为本,兼及唐之褚河南;宋之米南宫、黄山谷;元之赵松雪;明之董文敏等,得大王之韵度,收老米之体势,融松雪之圆润,雅而不弱,放而有礼,斯文在骨。)
  
  科技越昌明,手工愈退化,快乐越递减,盖机械无法替代心手相应之快感。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尤其是生活在工业文明中之都市人日益显得烦躁和忧郁,似乎与匠工文明的失落有关,我们似乎太经意于“有用”了,有用的专业、有用的势力,有用的情感等等,凡属无用之物,尽都靠边,书法之迁变似乎也是如此。旧时代的文士大夫,习字作画,大体是基于修身和怡情功用,也就是以无用之心态为之。
  
  书写之本意,我以为还是以无用之心求其意趣、质趣为妙。伯牙之所以摔琴谢知音,绝不是为了开演奏会、当个演奏名家。王羲之酒醒再书兰亭不得,颜平原怒书祭侄稿,苏子瞻漫书黄州寒食帖等都不是经意之作,而正因为无意,其作乃佳。因其无意之作中,自有身心俱透的意趣、情趣、理趣。
  
  洁明兄,江南人,无有软语粉面,但有豪情义心。余与之因书画结缘,偶或南去北往,热情相晤,品茗论艺,可谓道合。其髫龄有志于书,后从医从商,医商之余,染翰弄墨,亦收藏文玩字画,朝夕晤对,及至后来,他爱书法爱得越发不可收拾,竟然慢慢抽身商海,辗转南北追随名师研究书道,而今在他的微信上,不仅可以随时见到他的书法日课,更是时时得观他的书法新作及购藏之文玩器用,至于他的商业行迹,竟毫无音息,足见他是慢慢将有用之事转换为无用之心了,这是一种信念之转变,也是境界之转变。今岁初夏,其携友来京过访和厚堂,我们曾漏夜畅谈,记得他说,人过四十,当思无用功,且应以持恒、守正之心尽力于无用之书道,如此,则心安,则寿延,字则自然有品。循此思路,检视其微信中不时更新的书作、日课,已然感受到,书法之于他已经成为他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他不以书法为生,笔底自然自在,他不以名利为惑,笔底自然清绝,反之,他以“遯廬”之心,将书法涵养于书之廬,心之廬,笔底自然透出清气。
  
  其实,洁明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忙闲”,看他整日忙闲于书道,您觉得是有用还是无用呢?答案不用他讲,也不用我们讲,清代大文学家张仲子(潮)早就说过: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恕大于是?
  
  所以,“忙闲”是一种境界,“无用”就是一种人生。
  
  今天,你忙闲了吗?
  
  唐书安写于北京宋庄和厚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周建威:寄海上张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