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师友评议 > 正文

王伟平:古不乖时今不同弊
2014-12-04 00:04:09   来源:   评论:0 点击:

  随着谢稚柳先生逝去,有着中国书法半壁江山之誉的上海书坛似乎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在谢老任职上海书协之初,他就感到海派书法的传承和繁荣必然要依赖于一代代年轻书家的成长,于是就有了他所倡导的谢稚柳书法
  随着谢稚柳先生逝去,有着中国书法半壁江山之誉的上海书坛似乎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在谢老任职上海书协之初,他就感到海派书法的传承和繁荣必然要依赖于一代代年轻书家的成长,于是就有了他所倡导的“谢稚柳书法奖”,今天来看,这个奖项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奖掖和激励后生的作用。二十年过去,当时十位获得题名奖的青年书家,而今都成为了上海书坛的中坚,有的更是担当了领导职务。
  
  而与二十年前不同,如今这一代活跃在上海的年轻书法人,依赖于更多的书法作品出版物和媒介传播,他们的横向交流频繁,见识更广,“目标”更明确,若比之我们这一代,在作品的创作上则显得更有信心。
  
  上海,在全国各项书法篆刻展览中展出和获奖的年轻作者不下数十个,张洁明便是其中之一位。然而在积极参与并获得荣誉的同时,他们也有着自身的不足,正因为由于这个“目标”,由于信息的广泛和多元,那些在全国走在前面的获奖最多的人,便成为众人慕效的对象,他们的作品甚至形式被广泛撷取,从而形成书法作品你我混杂,形式雷同,或则为追求“视觉冲击”而不惜突破书法法度的基本底线。此种看似的坦途,其实并不能引领他们走向成功的一端。
  
  上海书法群体多年来常因“全国性展览参与度不高,入选率低”而受到微词,但上海的代表性书家却有着传承有绪而又互不影响,个人书风认知度高的海派书风传统,这个传统,上海书法在今后的发展、传承过程中绝不应该丢失。
  
  令人欣慰的是,在今天见到张洁明的作品中,我看到了某种回归。这个生长的云间这块文人辈出土地上的年轻书者,重拾了白蕉之路,开始专注于晋唐诸家,他的楷书求法于虞褚之间架,行,草则寻迹于二王怀素之规矩,所谓“古不乘时,今不同弊”,看得见他正在用自身的认知,诠释着晋唐前贤法书的内涵,相信他的作品今后一定会走向更加的和谐和统一。
  
  在我为洁明的书法集写几句的时候,得知了他获得上海“十大青年书法家”荣誉的消息,这固然可喜可贺!但我想洁明也会把它视作一种激励和鞭策,要在书法之路上再迈进一步,必须要付出万分勤奋,守住一份寂寞,默默地去耕耘身前那一片书法沃土。
  
  谢稚柳先生有句赞怀素曰:苦向前人求笔法,终无毫发有遗情。此乃至理之言,洁明当可勉之。
  
  百合堂王伟平
  
  2013年6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周建威:寄海上张洁明
下一篇:最后一页